关注我们:
  • 销售热线:020-87538587
  • 合作加盟:020-87509399
  • 售后服务:020-87540332(10线)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挂证”为何屡禁不止?这篇文章说出了49万药店的心声

发布时间:2019-05-21点击量:573

     微信截图_20191128105313.png

     5月6日,云南人事考试网公布了此前对2018年执业药师资格考试云南考区部分考生成绩处理的公告,取消了当前年度全部科目考试成绩。

     今年以来,执业药师群体从没有受到过如此高度关注的目光,不过是让药店感到尴尬的方式。

     央视的“3·15”晚会曝光药店执业药师“挂证”现象后,各地媒体争相报道,国家药监局很快做出反应,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6个月的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活动。

      大众媒体聚焦了药店“挂证”的违规行为,却忽略了问题产生的根源——服务于药店的执业药师数量不足——供需失衡。最近的一次全国执业药师资格考试通过率创下新低,3月18日由国家药监局和人力资源保障部联合印发的《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和《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提高了报考门槛——将最低学历要求从中专调整为大专,并适当提高相关专业考生从事药学(中药学)岗位的工作年限(在以往的执业药师考试中,大中专学历考生约占总报考人数的85%)。

      随着分级分类管理将在全国推广实施,执业药师数量不足的矛盾也将更加突出,而被药店寄予希望的远程审方和药监、卫生系统对执业药师的资格互认,还处在尝试与探讨阶段,因此,执业药师数量不足问题仍是今后困扰药店发展的“瓶颈”。

微信截图_20191128105329.png

执业药师数量缺口有多大?

      截至今年2月,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为475073人,平均每1万人口拥有执业药师3.4人。注册于社会药房的执业药师为425212人,占注册总数的89.4%。商务部《2017年药品流通行业运行统计分析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末,全国药店数量为453738家,这意味着达不到GSP要求的门店至少配备1名执业药师的要求。

       从数量总体上看是如此,实际配置情况如何?据国家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配置率达到1:1以上(含1:1)的有江苏、浙江、吉林、湖南、辽宁、山西、北京等18个省市,其中上海的配置率最高,为1:1.75;在1:1以下的有广西、广东、山东、四川、宁夏、重庆、江西、贵州、青海等13个省市,其中云南的配置率最低,为1:0.54。

       具体到药店,呈现的情况又不同。如河北的执业药师配置率为1:1.12。但据记者了解,河北某知名大药房执业药师配置率是公认最高的,但其执业药师在职在岗数只达到80%,而河北许多县域及以下的连锁药店执业药师在职在岗数都不到20%。又以广东为例,执业药师的配置率为1:0.95,不过记者通过走访了解到,中山的中智和深圳的万泽都超过了1:1。

      在缺口最严重的云南、青海、贵州、黑龙江等省份和自治区,缺口之大非短时期内可以解决。以贵州为例,该省共有14352家门店,注册在贵州零售药店的执业药师为3924人,缺口10428人。虽然贵州驻店药师资格可以延长,但有效期是到2020年前。

      执业药师配置率在1:1以下的地区,分为两种情形,一种经济较发达、并购较充分,如两广和山东;另一种是经济相对欠发达、较少或没有并购,如宁夏、青海等。配置率低于1:1,不代表执业药师数量少。以广东为例,截至2018年12月底,广东执业药师人数为84971人,注册人数为49886人,其中注册到社会药房的人数为45496人。而目前广东有55000多家药店,原本就存在一定的缺口,去年4月份实施分级分类管理制度后,如果药店不想失去经营中药饮片的资格,就必须争取成为三类药店,按相关要求增加1名执业中药师或中药师。

       去年11月,商务部发布《全国零售药店分类分级管理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二类药店配备至少1名执业药师(经营范围包括“中药饮片”的还应配备至少1名执业中药师),三类零售药店至少配备2名执业药师(经营范围包括“中药饮片”的还应配备至少1名执业中药师),并且到2020年要在全国大部分省市零售药店基本建立分类分级管理制度。不难想象,随着该制度在全国的实施,执业药师数量不足的矛盾将更加突出。


为何出现“挂证”现象?

       3月19日,国家药监局发布通知: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6个月的药品零售企业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整治,凡检查发现药店存在“挂证”的,按严重违反《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情形,撤销其《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同时要求所有注册在药品零售企业的执业药师开展自查,凡是存在“挂证”行为、不能在岗服务的执业药师,立即改正或于2019年4月30日前主动申请注销《执业药师注册证》。

      对此,有药店老总认为,药店的“挂证”是历史遗留问题,不应“一刀切”,应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过渡期,或采用其他方法解决,如“远程审方”。

      之所以说“挂证”是历史遗留问题,一是开办药店审批放开后,民营药店的数量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如2006年~2009年平均每年增加2万家药店左右。二是执业药师资格考试的通过率低,如2018年的通过率为14.1%,执业药师的数量没有相应增加。

      虽然2013年修订的《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规定药店必须配备执业药师,不过考虑到各地的实际情况,设置了过渡期——从2016年1月1日起,所有药品经营企业无论其《药品经营许可证》和《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证书》是否到期,凡不符合新修订药品GSP要求的,不得继续从事药品经营活动。

     为了达到GSP和分类分级管理的要求,药店采取了鼓励员工报考、提升执业药师待遇、加大招聘力度等措施来增加执业药师的数量,但收效不大。据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官网发布《2016年度食品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11月底,全国药店数量为457034家,而同期全国执业药师的注册人数为335355人,其中注册到社会药店和医疗机构的执业药师为296695人。

       由于药品流通领域的药师由药监部门负责管理,实行执业资格准入制,而医疗机构的药师由卫健部门管理,实行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制,两者没有形成互认的流通机制,无法形成人才的良性流动。

      当前,药店的并购正在下沉,广大乡镇成为重点拓展目标,然而一个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在这些地区开办新店很难招到执业药师,而这些地区小连锁和单体药店也难以达到相关配置要求。

      提高市场占有率不断“扩军”是药店的主旋律,药店为了达到相关的政策要求,“挂证”需求由此而生。曾有执业药师告诉记者,他“挂证”到某药店,需要做的就是在开业和日后监管部门检查时到场,药店每个月付给他一笔可观的报酬——这也是许多人报考执业药师的主要动力之一。

      让执业药师“挂证”比聘用执业药师的成本低得多。假如一名在职药店执业药师月薪4000元,不算年终奖和社保,一年下来药店需要支出48000元,而“挂证”的成本费用一年在10000元左右,因此,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不少的药店出此下策。


怎样发挥执业药师作用?

      不容置疑,随着时间的推移,药店的“挂证”现象终有一天会消失,但真正解决问题还要追根溯源。业内有观点认为:应该把药店至少区分为两类,一类是不经营处方药的零售药店,可以不要求其配备执业药师;另一类是经营处方药的社会药房,则必须要求其按日审核的处方量多少配备足量的执业药师。

      一直以来,执业药师在门店都是充当营业员的角色,正如中国药科大学国家执业药师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康震所指出:“目前企业对药师的岗位定位有些问题,跟营业员没两样,绩效考核与销售额挂指标。”如果不改变这种现状,即使满足了执业药师的数量要求,也只是达到了形式上的要求。

       一心堂总裁赵飚认为,不能从单一维度地去追求执业药师数量的满足,把执业药师的功能真正发挥出来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在基础教育都没有达到要求的时候,强制的要求其实是拔苗助长,最终考出了一批会考试的药师,而实际的药学管理和药事服务则很难满足需求。他建议,首先要对整个中国的药师及预备药师资源进行系统分析,制定正确的目标,明确在每一个阶段达成什么样的目标。比如,整合医院药师资源,制定各个省的执业药师发展与培训目标;城市店、乡镇店的目标应有差异,等等。

      在赵飚看来,执业药师体系发展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一定要有周密、清楚并可执行的计划,要系统性地管理整个计划的过程,每项计划应该分解到各地的药监管理部门,有明确的计划内容、完成时间及责任人,这样才能有效推进整个项目的完成。

      由于执业药师不可能24小时在岗,对此成都泉源堂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夏军提出,可以由行业协会牵头,成立集中药学中心,由专业药师为百姓进行用药问题的解答。

     “允许远程审方”是许多药店老总认可的方法,如对连锁药店执业药师实行“总部注册,远程审方”不失为一种理想的解决方案,其好处是既可保障人民群众用药安全,降低企业的用人成本,又可缓解监管部门的监管压力。如河北省药监局已下发《关于鼓励药品零售连锁企业发展的指导意见》,允许执业药师注册到连锁总部。

      有不少药店老总则希望药监、卫健部门共同建立执业药师的执业资格与技术职称互认体系,并鼓励医疗机构的药师多点执业,流动到药店开展药学服务。药店也提供优越的条件,吸引医疗机构的执业药师到药店工作,以缓解执业药师数量不足的问题。

      让业内看到希望的是,国家药监局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于3月5日联合发布的《关于印发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和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的通知》中规定“专业技术人员取得执业药师职格,可认定其具备主管药师或主管中药师职称,并可作为申报高一级职称的条件。”

     但如何才能让执业药师发挥应有的作用,在为顾客提供专业的药学服务的同时,也可为药店带来经济效益,这不是一道容易解决的难题。

                                                                           来源:本文转自广东省医药零售行业协会

推荐新闻/ Recommended news